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范文 > 当代诗歌 > 正文

第282章 我渣了未来的魔尊(三十四)

发表于:2019-07-08 18:32 来源:本站原创

第282章 我渣了未来的魔尊(三十四)

贺君灼到的时候,慕珏的馄饨摊旁拥了七八个流里流气的混子。 “小瘸子,这个月的钱你是不打算给了?”几个人开始对慕珏推推搡搡,而贺君灼只是冷眼站在街角看着。 “我这个月没钱了,下个月一定补上。 ”哗啦一声,其中一个混子把桌案上的碗全部扫到了地上。

慕珏咬牙扑了过去,却被一把掀翻在地,几个人抬腿就朝他身上踢。 贺君灼挑了挑眉,没想到这凡人还挺有骨气,被打成这样也一声不吭。

其他两个混子在抽屉里翻找出半吊铜钱,吹了声口哨,那几个人这才住了手。 “死瘸子,下个月你要是交不上一两银子,这馄饨摊你就别想摆了!”慕珏在地上蜷缩了很久,直到浑身发凉,才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他胡乱的抹了抹嘴角的血渍,弯腰从地上捡起没碎的碗。

慕珏心里默默在想,自己真是犯傻,为了等仙人,这么晚也没有收摊。

结果仙人没等来,等来了李四那伙混子。 慕珏看着地上的碗正心疼着,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——“一碗馄饨。 ”他猛地转过身去,红红的眼睛中出现了一丝亮光。

而贺君灼看着他泛肿的眸子,胸口突然有些刺痛。 他眯了眯眼睛,这个凡人果然有蹊跷。

贺君灼的掌心涌出一股魔气,正当这时,慕珏却突然咧嘴冲他笑了笑。 青紫的嘴角加上傻气的笑容,看上去就像是脑袋被人踢坏了。 “上次馄饨剩的少了,给你下的不多,这次有现成的皮和馅,我给你包几个大的……”慕珏脸颊微红的低头说着,几滴血渍却突然由鼻尖淌了下来。 他流鼻血了?慕珏赶忙用袖子擦了起来,这副出糗的样子可不能让好看的仙人看见。

一方丝帕突然递了自己眼前,慕珏突然心跳如雷,动都不敢动了。 拿着白色丝帕的修长手指又朝前递了递,慕珏浑身一颤才反应过来。

他慌忙摆手,“不用了,你这丝帕这么好,要是染了血就洗不掉了。

”“擦。 ”贺君灼的语气中带着一抹不容抗拒的意味。

慕珏小心翼翼的接过,在自己鼻子下面沾了两下。

忽然一道金光闪过,他却若无所觉。

若是有修行之人此时经过,恐怕会肉痛到抓心挠肝。 这么一方地阶开云帕,因为沾了凡人的污血,竟就这般废了。

慕珏擦净了鼻血,低头小声道:“我回家洗干净了……再还给你。

”“不必。 ”贺君灼冷冷拒绝。

话音刚落,他就迈步坐回了木桌前。 慕珏看着手里的帕子,脸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。

仙人虽然话很少,但真是个温柔的人呀。 慕珏就着昏暗的油灯,开始给贺君灼包馄饨,把馅料全部包完才停手。 从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一个最大的碗,铺上厚厚的紫菜,再把馄饨从锅里盛出,又撒上多多的虾米。 大碗放在桌子上的时候,贺君灼抬眸看了一眼慕珏,慕珏的脸立刻就红了起来。 “这次,这次肯定够你吃了。

”贺君灼没有说话,只是拿起汤匙吃了起来。

慕珏远远的坐在小凳子上,捧着脸看他吃自己亲手包的馄饨。

看着他将最后一口汤喝完,慕珏就立刻跑了过来。 他紧紧的捏着手指,忐忑的问道:“好,好吃吗?”贺君灼依旧没有说话,只是冷冷的看着他。

这凡人的脸十分普通,倒是这双眼睛很是好看,笑起来分外潋滟。

先留着好了,等清楚了为何会影响他心神的原因,到时再杀也不迟。 贺君灼从条凳上站了起来,随手拿出了一根白玉簪。

这簪子不过一个玄级法器,也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玉戒中。

“馄饨钱。

”慕珏立刻摆起手来,“没有这么贵的!”他退后一步,“你若是没带钱,下次给我就好了,要是没有……”慕珏抿了抿唇,“不给也是可以的。 ”只要仙人能来,他就已经很开心了。

贺君灼的一双寒澈双眸紧紧的盯着他,“我不是什么仙人。 ”他是那些所谓的仙人口中,极恶不赦的九幽魔君。 慕珏愣了一瞬,然后小心翼翼的靠向贺君灼道:“我不会告诉别人的。 ”这是个傻子。

贺君灼心里这样想着,将白玉簪随手扔到桌上,瞬间消失在了原地。 慕珏刚张开嘴,远处传来了巡城士兵的脚步声,他立刻吹灭油灯,躲去了桌子下面。

幸好他下完馄饨就熄了炉火,不然这次他肯定要被抓去县衙里关着。

慕珏晚上又睡去了那处破庙,闭一会眼睛,就拿出怀里的簪子借着月光看上两眼,再放回去。

他看见这玉簪的第一眼,就特别喜欢。

可他只能留着看看,下次仙人来了,自己还是要还给他的。 想着想着,慕珏就弯起了眼睛。

仙人长的真是好看,比他们村人人夸赞的阿花都好看。 ****贺君灼本打算回九幽魔域,行至半途却转身去了靠近外海的璇玑国。

他站在一处高楼上,吹了一夜的冷风。

他想起了他那个高高在上的师父,天阙仙门尊贵无比的太上长老。

贺君灼眼中划过一抹嘲讽,这么多年,他定是已经知道自己成了九幽魔君。 他会不会与那些正道人士一般,恨不能将他亲手血刃。

贺君灼眼中倏地划过一抹血色,瞬间从原地消失。 天阙仙门·剑峰司空凌又一次打开禁制,飞到了峰顶。

他拂去石凳上的白雪,缓缓的坐了下去。 十七年了,眨眼间,师弟已经转世投胎了十七年。

想必现在已是长成了一位少年,不知是不是还如以前那般,整日少年老成的板着一张脸。 想到这里,司空凌低头笑了笑。 过了很久他才站起身,缓步走去了洞府之中。

司空凌抬头,默默的看着石壁上的十个大字,长叹了一口气。

他原先如何也想不明白,慕珏怎会为了贺君灼甘愿身死道消。 直到看到洞壁上的这十个字,他终是清楚了缘由。 ‘生平无憾事,唯负心上人。 ’他为那人动了凡心,可直到他死,那人都从未明白过他的心意。


最新资讯

搜索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