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范文 > 当代诗歌 > 正文

夜半惊婚:棺人,晚上好!萧诀,李媛媛 感情句子短

发表于:2019-07-07 20:00 来源:本站原创

夜半惊婚:棺人,晚上好!萧诀,李媛媛 感情句子短

《夜半惊婚:棺人,晚上好!》主角萧诀,李媛媛,是痴魅最新完结的恐怖小说,萧诀,李媛媛小说讲述了我有一个演员梦,却不想就是因为这个梦,我被拐卖到了一个贫穷的小山村,不仅如此还逼着我嫁给死人。

我不愿意,他们就要弄死我。 是他救了我,我以为他是天神,却不想是个恶魔。 他,一次一次将我推到了死亡边缘,却又一次一次将我救了回来...精彩章节柳母说这话的时候,我注意到一滴泪水从柳鱼的眼中滑落,也许她不是疯了,只是想通过装疯来保护自己。

柳父失魂落魄的看着柳鱼,眼神中全是绝望。

他抱着被子盖在柳鱼身上,没有碰她,只是呆呆的看着她。 随后,在柳鱼的面前跪了下来,他扬起手,啪的一巴掌,抽在自己脸上。

“是我没用,是我保护不了自己的女儿,都是我没用!”一巴掌,接着一巴掌,柳母赶紧过来阻拦。

而,柳鱼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。

她,是恨他的吧!恨自己的父母保护不了自己,但是,我想更多的是恨自己,错信了他人。 画面再一转,我已经从山林中离开了,来到了一间茅草房中。 柳鱼正蹲在茅房房里吃草,茅草房的窗户上,柳夏站在那里,脸上掩不住的得意。

这时,脚步声响起,柳夏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走到柳母跟前。 柳母冷冷看了柳夏一眼,冷冷开口,“你怎么来了?”柳夏委屈的说,“我来看看姐姐怎么样了。 ”“她不需要你的关心!”“娘,我只是心疼姐姐,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凶。 ”“你是不是心疼,我心里有数,这里不欢迎你,快滚。

”我没想到,柳母居然对柳夏那么冷漠。 “娘,我就只想看姐姐一眼,看完我就走!”柳母看着柳夏,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
柳夏来到关柳鱼的房间时,她还在吃草。 柳夏端着柳母给柳鱼的饭菜,脸上挂着温柔的笑。

“姐姐,我来看你了!”柳鱼听到柳夏的声音浑身一哆嗦。 柳夏冷笑着,走到柳鱼的身边,抓起盘子里的饭对着柳夏的嘴就开始硬塞。 “我的好姐姐,你可得多吃点,装疯可不容易。 ”柳鱼依旧傻笑着。 柳夏看着柳鱼,目光冷鸷。 “听说,越哥哥就要回来了,不知道,他看到这样的姐姐还会不会娶呢。 ”柳鱼用手吃着饭,眼泪混着白米饭吃了进去。

“哎呀,我跟你个疯子废什么话呢,真是浪费口舌,呸。 柳鱼,你不是样样都比我出色吗?看看现在的你,跟一条狗有什么区别,还不如死了算了。 ”柳夏哈哈大笑着出了房间,柳鱼呆在了原地。

她发了疯的开始狂吐。

不一会儿,柳母就走了进来,动手开始挖柳鱼嘴里的东西。 一边挖,还一边跟柳鱼说对不起。 “小鱼,对不起,是娘没用,保不住你。 对不起,但是,小鱼,你怀孕了,娘只有让她进来看你一眼,才能保障你的安全。 小鱼娘知道你没疯,娘全都知道。

”柳鱼抱住了柳母,哭的稀里哗啦的。 几个月后,严越就回来了,很风光。

严越中了进士,虽然不是状元,但是在这个村里,已经很厉害了。 村民都去祝贺严越,严家门庭若市,柳家却是无人问津。 此时的柳鱼肚子已经很大了,看样子已经快生了。

她被柳母锁在没有窗户的房子里,因为下,体被缝线的缘故,柳鱼只能躺在床上,根本不敢动。

她听着严家的喧闹,嘴也不自觉的咧开了。 我想,她此刻也许想着,严越回家了,再过不久,她就能和她双宿双栖了。

她嫁给了村里最有文化的人,村民也不会再对她指指点点了。

又过了几天,严越始终没有出现,柳鱼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。

那一天,村里有鞭炮声响起。 柳鱼问柳母,严家是有什么喜事吗?柳母告诉她,是严姐出嫁。 柳鱼笑了笑,难怪这些天不见严越,原来是严姐要出嫁了。 在梦里,他们的心里话,我都是能够听见的。 看着柳鱼的笑,我多么希望,这个苦命的女人,能够真的如她所想,严越只是忙。

画面一转,太阳已经下山了。

这时,柳鱼的房间门猛得被推开来,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闯了进来。

男人已经失去意识了,他进入房间后,柳鱼哭了。

我看着那个文质彬彬,略瘦的男子,想必,他就是严越了。

严越好像并没有看到柳鱼,只一个劲的喝酒。 “柳鱼,你为什么不等我,你为什么要和别的男人厮混,你又为什么要嫁给别人。

”“你知道吗?我有多恨你!恨你恨到,路上随便的一个女人我都以为是你。

”“柳鱼,我错了,我不该认错人,不该和柳夏发生关系的。

柳鱼,我真的错了,我们还能重来吗?”说完,严越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。 柳夏穿着一身喜服走了进来。

柳鱼惊呆了,她赶紧看了一眼严越,一身喜服,和柳夏一样的。

柳夏得意的牵着严越的手,将醉倒的他,扶到了一边椅子上。 “姐姐,这是我和越哥哥的喜酒,特意送来给你。 ”原本应该装疯的柳鱼,已经装不下去了。

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!”柳夏得意一笑,“为什么?这还用问吗?你抢了父母全部的爱,让我被送到姨娘家。 人人都称赞你温柔贤淑,夸你肤白貌美,而我呢,有人提起过吗?我们明明是双胞胎,凭什么你一个人享受所有的目光!”柳鱼瞪大了眼睛,“你在胡说什么,柳夏!好,就算是这样,那你告诉我,越哥那句话什么意思,你什么时候跟他发生关系了?”柳夏挑了挑眉,“我没跟他发生关系,跟他发生关系的是你,不过,谁叫你害羞逃跑的,我只能告诉他,昨天晚上是他轻薄了我,并叫他,一定要对我负责。

”“你怎么敢!”柳鱼听的肚子都痛了,并且伴有血迹从她的下/体流出。

“姐姐,你可别气。 你要是把我的儿子或者女儿伤到了,就不好了。

”“你的?”柳鱼满脸的震惊。

柳夏阴险一笑,“是啊,那晚跟越哥哥共度春宵的是我,那么,怀孕的那个人,也自然是我。

”柳夏的手,自然而然的覆盖到了柳鱼的肚子上。

柳鱼吓的往后缩,肚子疼的她,出了一身冷汗。 “柳夏,你这样对我,你会遭报应的。 ”“那我等着,看是你先遭报应还是我。

”柳鱼看着她,眼神只剩下绝望。

“你根本就不是我妹妹,姨娘根本就是在骗你,她才是你亲娘!你不过是在跟其他男人淫/乱后的产物!”。


最新资讯

搜索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