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范文 > 当代诗歌 > 正文

第240章 敛气藏神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发表于:2019-07-06 19:55 来源:本站原创

第240章 敛气藏神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千元浮舟地的营地并不大,占地只有方圆百米,里面陈设简陋,只有几个房间。

要看书1kanshu·cc四周的血骨沼泽不时有动静,一阵波动传来,营地便颠簸不断,仿佛怒海中的小船,随时会船毁人亡。

这座营地的环境,已经不能用恶劣来形容,而是凶险!此时,其中一个房间中,一位皂色长袍的老者,花白头,面容苍白,正拿着一个传音阵器,与外界沟通。 “姚长老,你这是什么意思?将四个大武师三段以下的弟子,送到千元浮舟地来,你是让他们来送死吗?”“千元浮舟地,有多么凶险,姚长老你难道不知道吗?即使是以往,来此的弟子最低也要大武师七段的修为,此次‘血骨沼泽’异动,沼泽中极是凶险,至少需要大武师九段的修为,才能来此……”话未说完,传音阵器另一端,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:“解一龙,你说完了没有?你现在只是营地的一个小小执事,敢这样和内门长老说话,忘了你的身份吗?你再多言,就让你再看守浮舟地一甲子!”这个冰冷的声音,正是在“血骨沼泽”外,刁难秦墨四人的姚长老。 “你……”皂袍老者怒容满面,却是忍着怒气,一言不。 “解一龙,此次‘血骨沼泽’试炼结束,你便服刑期满,能够离开这里。

现在对你来说,乃是最后关头,你还是识相点,乖乖听我的命令!”姚长老声音冰冷,继而语气一变,柔声道:“其实你放心,宗门有宗门的规矩,我虽不喜欢这四个小辈,但是,也不会故意坑害他们。 ”随即,姚长老将东圣海三人的“宗门三废”的名头,简略述说了一遍,而后说道:“这四个小辈,非常不喜欢,所以,就将他们送到千元浮舟地,让他们安分点,乖乖在营地待到试炼结束,你看护着点他们安全,就可以了。 一看书www·1kanshu·cc”“哦,是吗?”皂袍老者解一龙皱眉,对于姚长老的为人,他很清楚,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。 “你一个小小执事,我现在是千幻峰执法长老,与你之间的地位判若云泥,有必要骗你吗?”姚长老冷笑,挤兑两句,便切断了传音阵器。

房间里,解一龙攥紧传音阵器,脸色变幻,终于是颓然一叹。 ……营地中,秦墨四人见到了营地执事,也即是皂袍老者解一龙。

“什么?千元浮舟地,乃是大武师七段以上的弟子,才会来的地方?”从解一龙口中,得知这个消息,东圣海三人很是吃惊,继而咬牙切齿,他们就觉得不对劲,那个枯黄脸姚长老在宗门里是出了名的刻薄,睚眦必报,想不到这般给他们穿小鞋。 “娘·的,等试炼结束,找个机会将他揍个半死!”“揍个半死怎能解恨!待我雇一个采阳补阴的高手,将那老东西吸干!”“那岂不是太便宜那老东西了吗?”“笨!肯定找一个母猪般的采阳补阴高手啊!”东圣海三人窃窃私语,却是哪里瞒得过姚长老的耳目,后者眉角、嘴角一阵抽搐,解一龙现在可以确定,这三个少年确如姚长老所说,乃是不择不扣的纨绔,并且,身世背景很惊人,着实是三个刺头。 “你们四个听着,千元浮舟地很危险,你们修为太低,这段时间就待在营地,我会负责你们的安全……”解一龙神情凝重,告知秦墨四人这里的凶险,这片浮船营地坐落在血骨沼泽深处,四周出没的血魂怪物皆是相当于大武师七段以上的修为,并且,这座营地还毗邻沼泽中的一处大凶之地。 要看书·1书kanshu·cc以往“血骨沼泽”试炼中,那处大凶之地比较平静,所以这片区域还算安全。 可是,这一次“血骨沼泽”开启时,那处大凶之地也出现了异动,有可怕的血魂怪物不时出现,使得这片区域充满了凶险。 “现在,这座营地周围区域,必须大武师九段的修为,才能勉强保证安全。 你们修为实在太低,不准离开营地,明白吗?”解一龙沉声说道。 东圣海三人则是不以为然,他们仨的实力固然不够,但是保命的宝物多呀。 再者,秦墨的实力极强,即使驮刀门、千音宗等五品宗门的绝顶天才,也对他很是尊重。 这样的区域固然凶险,但凭他们哥四个,还不是随意驰骋?轰隆!忽然,远处传来一阵沉闷的响声,宛如是巨兽嘶吼,充满了阴森,充满了死亡一味。

随即,只见远处的血色沼泽翻腾起来,不时有巨大的血泡冒起,破裂之后,则是溅起一片碎骨,狰狞可怖。

又是轰得一声,远处一片血雾弥漫的区域,血雾洞开,一座座巨大的墓碑出现,在沼泽上漂浮,成千上万的墓碑占据了那片区域。

那里,竟是一片坟场!建造在血骨沼泽上的坟场!咚咚咚……血气弥漫的坟场中,有战鼓声传来,鼓声震天,不断有猩红血气冲天而起。

下一刻,随着一阵厮杀声,无数猩红的身影出现,有骑着角兽的无头骑士,血剑血甲,有扛着血鼓的巨型古兽人,有血红骨架的军队……轰隆隆……无数猩红怪物冲撞着,冲杀在一起,混战随即爆,诡异猩红的血液飞溅,形成一条血河,缓缓流入血骨沼泽之中。

期间,有许多实力稍弱的猩红怪物被弹飞,震出坟场区域,而后便如游魂一般,在沼泽中四处游荡。

而这些实力稍弱的猩红怪物,最差也是大武师八段以上的实力。

这一幕,瞧得东圣海三人连连抽气,颈脖一阵冒凉风,这情景太诡异了,令他们毛骨悚然。

“算了,咱们还是待在这里,喝喝茶,看看风景吧!”“坐在千元浮舟区,喝茶聊天,笑看大凶之地,也是人生难得的历练!”东圣海三人随即决定,这段期间,就安心待在营地里,哪里也不去了。

“解叔,到这个营地的宗门师姐呢?何不叫上她们,一起喝茶抚琴聊天,增进一下宗门弟子的感情嘛。

”左熙天眨巴着眼睛,开口建议。

这三个小子,到底将这里当成什么地方?解一龙额头青筋跳动,终是忍住没有开口训斥,只是告诉左熙天,断了这个念头。

前两天来此的十多位内门弟子,早已离开营地,四处捕杀血魂怪物,进行历练去了。

随即,解一龙又交代了几句,按照试炼规定,分给四人一个包裹,其中有干粮,疗伤丹药,以及一份沼泽地图,便离开了。

“这位解执事,看起来凶了点,人倒还不坏!”东圣海这般说着,已从百宝囊中取出帐篷,桌椅,还有美酒,灵果,一副准备休息度假的样子。

瞧着三人忙碌的样子,秦墨失笑摇头,他可不是来度假的,啃着一枚灵果,与好友暂别,身形一动,便窜出了营地,朝着血骨沼泽的一个方向掠去。 “小墨,回来时记得带点烤肉,如果有的话!”左熙天远远喊道。

咯吱!一间房门打开,解一龙飞窜出来,只看见远处血骨沼泽上,一个少年脚下剑光闪动,度奇快,眨眼消失不见。

“这是什么身法?如此快,如此玄奥!”解一龙不禁色变。 随即转头,他便看到东圣海三个少年已经躺在椅子上,迎着血雨腥风,啃着灵果,饮着美酒,好不惬意,却是不见另一个少年的身影。 “第四个少年是谁……”解一龙皱眉思索,却是回忆不起,除去东圣海三人之外,第四个少年是什么模样。 他心中不由一跳,快步上前,沉声问道:“你们的同伴,那个小子哪里去了?”“哦,解执事。 ”恒不凡转头,咧嘴笑道:“你说小墨啊!他和我们不同,进入‘血骨沼泽’是来试炼的,肯定已经出去猎杀血魂怪物了。

”“解执事,你不用担心,小墨在这片区域,是不会出事的。

”东圣海啃着一枚灵果,含糊说道。 闻言,解一龙脸色连变,凭他先天三段的修为,竟是记不住秦墨的模样。 并且,若非之前姚长老告知,有四个少年被传送到此,他甚至不会。


最新资讯

  • 第240章 敛气藏神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    千元浮舟地的营地并不大,占地只有方圆百米,里面陈设简陋,只有几个房间。 要看书1kanshu·cc四周的血骨沼泽不时有动静,一阵波动传来,营地便颠簸不断,仿佛怒海中的小船,随时会船毁人亡…

  • 第一百四十二章 骨纹矿石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    哗啦!从两具破碎的黑岩雕像中,秦墨耗费了好一番力气,将其中一把重剑弄断,将一枚剑柄拿了出来。 “好沉!这枚剑柄的重量,要超过200斤,果然有些不寻常。 ”这枚剑柄入手极沉,观察其上…

  • 第383章 鬼王降临图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    半空中,武殿群震动,那股灰色雾气扩散的越发厉害,已经侵袭了武殿群的三分之一。 同样的情况,也在绝武光碑上发生,碑体被灰色侵蚀,正在失去光辉。 事实上,武殿群和绝武光碑之间,本来就是…

  • 第326章 暴怒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    落月峰下的蚀月广场,乃是宗门重地,四周布置地级大阵,难以撼动。 可是,此时一道恐怖刀芒落下,尚未劈落地面,无穷刀气垂落,广场已然龟裂,一道巨大裂痕从中蔓延,一直到广场的尽头。 轰隆…

  • 第222章 阵破宝现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    同一时间。 距离西翎主城不远的一片树林中,那辆宝驹香车听在那里,车窗拉开,一抹身影若隐若现,阳光照射进车厢,在那抹身影前,竟是有些失色。 “小姐,为何忽然停车?”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…

  • 第204章 海上群雄现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    轰!巨浪洞开,一支船队缓缓出现,竟是由雾气凝聚而成,却是船身灼灼光,犹如金雕玉器,无比奢华。 其中一艘巨船上,站着一个身影,周身黑雾弥漫,看不清面容,只是让人感觉很年轻。 他戴着一…

  • 第一百四十四章 惊险破阵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    “衍宗师兄之前尝试过了,这具战傀的核心并不在胸口。 ”“我有办法找到战傀核心的位置,但是,这具钢瓷战傀太灵活了,找到核心的位置后,必须限制住它片刻,衍宗师兄才能破开那个部位的瓷壳。 …

  • 第371章 阵道神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    黑雾漫天,遮蔽星空,一片幽黑,仿佛一座地狱席卷而来,令人如坠万年冰窟。 刚才还是星光漫天,一片寂静祥和,现在却是这幅模样,着实让人心神俱颤。 并且,从黑雾中,隐见巨大的爪子,恐怖的…

  • 第162章 千元大殿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    “必死的决心?”秦墨笑了笑,却是不以为意,开启斗战圣体前两层,哪一次不是九死一生,方才堪堪从生死边缘跨了过来。 即使开启圣体第三层的凶险,比之以前更甚,至多也就是一死而已。 似是察…

  • 第200章 吃吐了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    “呕……”澜风极真的要吃吐了。 他手里拿着一串蛟藤玛瑙葡萄,一边往嘴里塞着,一边弯腰干呕,却是吐不出来任何东西。 事实上,他的嘴巴、鼻孔,还有耳朵,都在不断冒着清气,这是身体再也容…

搜索排行